王衍不由回头看了一眼后方的天际线,他有预感,那令他恐惧无比的东西,正在朝着这边快速的靠近过来!他的几位盟友自然不敢违逆的他的命令,而且他们也没有想到,这一趟居然会这么顺利,已然有人给他们找到了传送门在雪镜大阵内的具体位置,甚至还有一名阵法师,夺来了这雪镜大阵的控制权,正好就方便了王衍!现在,大阵的控制权在王衍手中,那么阵法之中的七彩幻音蛇,也就不足为惧了!王衍禁不住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白方尸体,尤其是白方身边的那个棋盘法器,不由得撇起嘴角哼了一声:“可惜了,卧龙城白家的阵法奇才,这移花接木的夺阵之术,连我都没有把握施展成功,你却可以……”王衍嘴上这样说着,却是一抬脚,啪的一声,将白方的棋盘法器,踩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而后抬头看向雪镜大阵之中,已然被阵法镇压的,此刻倒在了地上,几乎连动都动不了,却仍旧是双眼充满愤恨的望向他的端木雪。

    “《紫兰百花功》,没想到,三年前被灭族的端木家,居然还有后人存世。”

    王衍将积雪踩得咯吱作响,走到端木雪的面前,缓缓蹲下身来,一伸手,端木雪腰际的两个储物袋,立刻便被他摄入了手中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阵法造诣出神入化的阵法师,他几乎看都没看这两个储物袋之上的禁制,随手便破开储物袋,将里边的东西全部都倒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以为,这储物袋里也不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,他在乎的,也只有雪镜灵玉而已,但是这储物袋一倒出,立刻就有几样东西,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王衍整个人愣了一下,立刻伸手,将一堆东西中的一个小玉盒拿出来,他精通阵法,所有阵法禁制在他面前,都形同虚设,所以他一眼就看到这玉盒禁制之中的一样东西,而这玉盒打开,立刻就有个润腻的白色玉珠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何等宝物?

    !”

    王衍心神一震,因为这玉珠入手的瞬间,他就感觉自己的神魂像是在被净化一样,就连魂力,都立刻凝实了三分。

    此物,堪称修炼神魂的至宝!而这东西,实际上乃是当初林昊在天河海,斩杀了季家一名姓诸葛的老修,所获得的一样宝物,的确可以用来净化神魂,用来辅助修炼神魂功法更是奇妙无比,但是这珠子最大的作用,其实乃是温养神魂,可将死者的神魂祭放其中,能保千年不灭!这,便是当初林昊送给端木雪的另一样礼物。

    却是因为,林昊用了一夜的时间,来帮助端木雪消除心中执念,却最终没能成功。

    然而端木家的大愿珠,已然认他为主,他却没能做到那端木老头拜托他的事情,心中有愧,便拿出此物来,而有此宝伴身,只要端木雪不去莽撞的报仇,那么她的神魂就能得到此珠的滋养,寿命延长个十年八年,甚至是一个甲子都不成问题!再加上送给端木雪的一些,其他的丹药,至少,端木雪也可以硬撑一个甲子到百年的时间,这百年的时间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若她能够寻得某些机缘造化,在这百年内突破界王等阶,得到天地眷顾,那到那时,她这寿命之限,自然也就不攻自破!可以说,虽然只是萍水相逢,但林昊,已然给了她一条活命的坦荡大道!这也是为何,即便那关凤是她端木雪的盟友,面对关凤的造谣中伤,她也忍无可忍,痛骂关凤,甚至生出了要将关凤赶走的念头。

    不过,还没等她亲自出口撵人,那关凤就自己离开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,这珠子在她手中才只有半个多月的时间,居然,就要被眼前这王衍,给抢走了!端木雪双眼发红,眼睛里已经布满了血丝,整个人疯狂的想要从大阵的镇压之下脱身,哪怕拼之一死,也绝不要让眼前的王衍好过!然而,王衍的阵法之道,终究是太强了,他乃是衍月宗数百年来都不世出的阵法天才,可以说,衍月宗老祖的一身阵法造诣,对他乃是倾囊相授,即便他现在还无法如同衍月宗老祖那般神通广大,但遇上普通的界将,恐怕都不会是他阵法的对手!更何况,是界兵等阶的端木雪呢?

    她实力再强,也终究,只是个资质稍好的修者,远远比不上王衍萧玦这等,背靠大宗家族,且自身就极为拥有天赋的天骄之辈! 再怎么愤怒,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,王衍如获至宝,将那枚珠子,放回玉盒,而后小心翼翼的施加几道禁法,接着收入了他自己的储物袋中。

    但这还没完,因为令王衍眼前一亮的,可不止这一枚珠子。

    “这居然是,丹药?

    !”

    “这,这怕不是七阶,不,分明是八阶以上的药王才能炼制出来的丹药吧?

    !”

    王衍震惊的看着手上的几个丹瓶,郑州凯旋门娱乐会所:其中一个已然被他打开,放在鼻间嗅了一下,其中浓郁的药力,简直光是闻一口,就让他全身舒爽无比,似乎就连自身修为,都长进了一点点!这简直,堪称是神药仙丹啊!要知道,就算是七阶的大药师,甚至是八阶的药王,恐怕……药师药王,终究只是炼药的,哪里能够炼出这丹药来?

    ! 画界大陆,天地法则不全,炼药师再怎么强,也无法将灵草药物给炼成丹药之状!非要说有什么人能够炼制出丹药,那也只有传说中隐世的某些神秘丹师,而那些丹师,也根本就是画界大陆上,相传不知多少年的传说而已!即便如他王衍,活这么大,都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丹药是何物!“这就是丹药吗?

    ?”

    “这莫非,是你端木家珍藏的底蕴之物?

    ?”

    “是了,一定是这样!!”

    王衍脸色赤红,哈哈大笑起来,这些丹药,哪怕他只拿回宗门一枚,恐怕都会被老祖记一个大功! 

骰宝盅三公登入 网上真人百家乐网站 天堂鸟国际娱乐真钱投注 缅甸皇家国际赌场如何 玩亚博体育会不会抓
亚游手机客户端下载 优博平台登陆网址 皇冠新现金网官网app 网上巴黎人赌场 新濠天地娱乐场平台注册
著名的足球运动员 澳门上葡京娱乐集团 网上澳门巴黎人 ag国际馆官网 真人线上捕鱼网址
申博网上娱乐总公司 博猫平台开户注册 申博代理 mg电子 世爵娱乐平台官网注册